过滤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过滤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国服装批发市场涨价如潮面面观

发布时间:2021-05-16 01:20:57 阅读: 来源:过滤器厂家

“涨声”四起

北京,大红门服装批发市场。一牛仔裤批发摊主说:“今年牛仔裤批发价格比去年同期上涨了3.5%~5%,制作牛仔裤的普通布料每码平均涨了2~3元。”

天津,大胡同天奕商城。一位销售儿童秋衣裤的店主表示,由于进货价格提高,现在一条儿童秋裤卖15元,比去年涨了1块多。

石家庄,金亿城服装广场。一位品牌代理商无奈地说:“这几个月,厂家给出的出厂价直线上涨。一套100多元的棉服,一个月来涨了十几元。”

重庆,朝天门市场。刚刚上市的冬装,同样的面料,目前售价较去年同期平均上涨30%左右。“以羽绒服为例,去年加工一件的费用仅60元左右,今年最低也要90元。”朝天门服装企业协会负责人说。

西安,某大型超市。一套全棉的某品牌内衣,售价从69元调整到了75元;一件全棉的西裤,售价也从229元上调到了279元。

浙江慈溪,三北服装市场。一位常年从杭州四季青服装批发市场进货的女装店主说:“之前进货没觉得有什么价格变化,进了几次秋装之后才发现,批发价涨了。一件短款棉质秋装,去年的批发价30元左右,今年要35元。”

湖南岳阳,市内繁华商业区的一家批发市场。一件棉质的长袖内衣的批发价格比去年高了15%左右。“这种纯棉内衣38元一套,涨了5块钱。这种内裤以前批发9块钱,现在13。”一位摊主介绍道。

海口,某童装批发市场。商家打出的优惠活动虽然破吸引眼球,但由于每件童装批发价格较同期平均提高2至4元,童装市场内一片凄凉,前来购买童装的消费者寥寥无几。

纵观中国服装批发市场,涨价如同潮水般蔓延到各个地方,从南到北,从东到西,从成人装到儿童服,从内衣到外衣,无一例外。

不仅是批发市场,大型商场里服装价格标签上数字的节节攀升也让人“胆战心惊”。武汉一家大型商场的一些主推棉质服装的品牌,秋装外套一件在600元到800元之间,棉针织衫一件近800元,短款棉服一件近900元,均比去年上调了20%左右。再看天津,大商场里的一些儿童棉质上衣,去年还有百元以下的产品,但今年各品牌的定价却大多在一百多元至二百元左右。更多的人则在抱怨:“去百货商店买了一件毛衫,半个月工资就没了”、“一件普通的衣服动辄五六百,千元以上的标价已经成为‘家常便饭’”。

从品牌公司的情况来看,一些大的服装上市公司的相关财报也显示了服装零售价走高的事实。如特步公布的半年报显示,服装类产品平均售价增长了13.9%(为人民币52.5元);安踏的财报显示,服装类产品售价上升7.1%(为人民币49.6元人民币);李宁公司今年6月也宣布,今年第四季度将鞋类和服装产品平均零售价分别提高7.8%和17.9%。

网店也未能“幸免”

既然百货店和批发市场的服装价格不是让人乍舌就是让人觉得不划算,那么消费者就开始考虑另辟蹊径了——网店应该是不错的选择吧。

可是当大众消费者满怀欣喜地涌向网店时,却失望地发现网店并没能置身度外,也跟风涨了起来——虽然价格涨得没有太离谱,但终究还是涨了。

一位在淘宝上开店一年有余的淘宝店主告诉记者,最近去进货时发现价格涨了好多,都提了有10元以上。

“有一款秋冬男士棉衬衫,在上半年45元就能拿到手,但现在已经提到了56元了。”她说。

为了应对进一步的涨价潮和担心批发价格继续看涨,一些服装店铺经营业主开始了囤货。

有的店主早在七八月份就得知了一些品类服装要涨价的消息,于是就有意识地多囤了货。“现在卖的大多是之前存的货。估计未来几个月涨价幅度还会继续扩大。”一位店主告诉记者。

还有的店主是通过平时熟识的几个人一起抱团去批发一些大众适销款式,“算是先囤货了。”他们说。

涨价背后

作为服装产品主要原材料的棉花,其价格自去年10月份以来,一直呈上升趋势。到去年年底,已经达到了14873元/吨。2010年3月初,突破了15000元大关,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在3月末又达到了16007元/吨。6月22日,突破了18000元。9月下旬,国内棉花价格更是每天以数百元的价格飙涨,整个9月份,棉花价格涨幅超30%。终于在9月27日,一跃超过了21000元,达到了21255元/吨。

截至10月15日,现货市场上,中国棉花价格指数已经达到了24177元/吨。以上每一个数值都是对以往10年来棉花价格的再度刷新。

同时,作为服装成分之一的粘胶短纤和涤纶短纤等材料也呈现出大幅上涨之势。

原料的上涨,无疑可以看作是服装终端价格上涨的重要诱因之一。因为来自上游的成本压力迟早是要传导到终端销售价格上,即使服装生产企业愿意将其中的成本上涨自己消化掉,但也只能算是权宜之策。

除了原料成本压力,来自商业地产成本的压力亦不小,也可看作是服装终端价格上涨的又一主要原因。以杭州为例,在杭州市区里适合开服装店的店铺,每年租金都呈现稳步上涨态势,据当地知名房地产公司的统计,这个涨幅基本在10%~20%之间。而一些地段好的商铺,两三年涨一倍已经司空见惯。

在广州白马批发市场,很多商户已因为高涨的店铺租金而加苦不迭。以位于白马批发市场5楼的一个20多平方米的档口为例,每月租金已从5万元涨到了7万元,而这还不是黄金楼层的价格,同样面积换到好的楼层,租金要达到每月10万元。

还有一个因素也应看作是促使服装价格高涨的原因———劳动力成本上涨。前一段时期闹得沸沸扬扬的“招工难”间接导致了接下来的“工资涨”。其实不仅是工资,现在工人对其他福利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使得企业不得不再拿出更多的财务支出来满足这部分要求。据悉,匹克在“薪金、工资及其它福利”这一项的开支由2009年的6.75亿元上涨到2010年10.17亿元;安踏的员工成本由2.37亿元上升到3.05亿元;特步的员工成本也较上一年有所上升。大企业尚且如此,更何况众多的中小企业,他们的劳动力成本负担之重不难想象。

长沙甲状腺医院

海口不孕不育医院

成都治疗白癜风的好医院